當前位置:首頁 > 地産資訊

二手房買家“跳單”背後的中介費之爭

2021-02-07 17:03    来源:北京青年报    字號:   

  近日,某知名“網紅”在深圳購買了一處1500萬元左右的房産,被指疑似存在“跳單”行爲,引發了網友們廣泛討論。跳單,一般指買家跳開中介,利用中介提供的房源信息、交易機會,直接與業主達成交易,以達成省去大額中介費用的目的。

  北京青年報記者調查發現,在房産交易中,“跳單”現象時有發生,多名房産中介人員均表示曾遭遇客戶“跳單”。“跳單”爲何會成爲一個常見的現象?對交易雙方意味著什麽?

  事件 

  深圳網紅被指“跳單”後遭網暴 

  深圳鏈家的一名中介爲網紅“小小莎”帶看了一套報價1620萬的房子,但雙方並沒有就價格問題達成一致。中介談完的結果是:第一,房價是1620萬,業主不同意降到1500萬;第二,中介費要收1%,也就是16萬左右。隨後“小小莎”通過別的渠道,以1568萬元的成交價、9萬元的中介費買下這套房。該中介質疑“小小莎”這是“跳單”,將其個人信息在網上曝光,隨後中介從業人員集體刷爆該網紅短視頻留言欄。“小小莎”因此一夜之間掉粉100多萬,甚至被迫“關號”。

  深圳市房地産中介協會隨後發文,對“跳單”行爲零容忍。已于第一時間關注此事件進展,如該客戶“跳單”行爲屬實,深房中協會第一時間將其列入到“深圳市房地産中介行業失信客戶名單”。

  “小小莎”則回應稱,沒有和鏈家簽訂任何書面協議,這套房源並非該中介的獨家房源,肯定貨比三家。她認爲,鏈家這是一邊在拒絕幫客戶壓價、堅持收取高額中介費;一邊因客戶選擇同行提供的低價服務,惡意中傷客戶、泄露客戶隱私,她將正式提起訴訟。“小小莎”認爲自己從沒有做過“跳單”的事,也從不會拒絕爲提供服務的人給予合理的報酬。

  調查 

  高中介費導致客戶産生“跳單”念頭 

  劉宇(化名)日前在北京市購買了一套價值700多萬元的房産,購房的中介服務費將近20萬元,劉宇表示,20萬元對他來說是一筆不小的數目。在買房的過程,他多次與中介協商降低服務費用,但中介強調,公司有相關的規定,降費的空間有限。

  劉宇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中介付出的勞動其實並不多,這筆收費他始終覺得過高,其間數次産生了“跳單”的念頭,也想過找一家費用更低的中介。“我給房東直接打電話,他也覺得這筆中介費高了。”最終,劉宇還是通過該中介辦理了購房手續並支付了中介費。

  劉宇表示,對普通家庭來說,面對過高的中介費,許多人都有“跳單”的沖動。“我看房之前沒有簽訂任何協議,中介主動要帶看,結果另一家中介也有這套房源,費用少一半,你換不換,這也不算跳單吧。”

  北京青年報記者隨機詢問多名近期購房市民,均表示因高中介費産生過“跳單”的念頭。近期在朝陽區購房的市民羅先生表示,跳單本身不值得鼓勵,畢竟我們要遵守契約,誠信無論對社會還是個人都挺重要。但是,跳單作爲交易行爲中産生的一種經濟現象,其背後不合理的高中介費問題沒有得到足夠的重視。

  爭議 

  中介費定價權應歸哪裏值得探討 

  朝陽區某中介公司的一名客服經理表示,他遭遇過多次客戶“跳單”,對這種行爲比較無奈,中介人員普遍對這種行爲厭惡,它極大損害了市場交易本身。對于市民反映的高中介費的問題,該客服經理表示,這個是明碼標價的,公司和行業都有相關的指導或者規定。

  而针对“跳单”背后市民反映的高中介费问题,中原地产首席分析师张大伟表示,目前中介费的定价是不是合理,过去一套房10万元按3%收,后来房价100万元也是收3%,现在一套房1000万还是按3%。按房屋的总价来收取中介费问题目前有极大的爭議。中介费的定价权应该归哪里,目前的市场是不是存在垄断行为都值得探讨。中介公司应该用服务吸引购房者选择高点位,而不是用规模。

  說法 

  律師:選擇費用更低的中介 

  促成交易不算“跳單” 

  北京市尚衡律師事務所李媛媛律師表示,買家在購房的過程中,在沒有簽訂相關協議的情況下,即使中介帶看了相關的房屋,但買家仍有機會通過其他正當渠道獲得同一房源信息,並有權利選擇報價更低、服務更好的中介來達成交易,不構成“跳單”違約。

  李媛媛表示,民法典第九百六十五條規定,委托人在接受中介人的服務後,利用中介人提供的交易機會或者媒介服務,繞開中介人直接訂立合同的,應當向中介人支付報酬。這就意味著如果買家接受了中介的服務後跳單,需要照常向中介支付相應的中介費的。但這裏的“直接訂立合同”,指的是雙方直接交易,而沒有通過任何一家中介。現實中,賣房人通常都會把自己的房子委托給多家中介挂牌出售,如果買家通過另一家中介費更低,服務更好的中介來促成交易,則不構成“跳單”。

  李媛媛表示,发生“跳单”后,即使“跳单”行为被法院认定,中介按《看房确认书》的标准主张购房人赔偿全额中介费,也很难被全额支持。跳单一般是发生在签约前,中介如果据此主张全额的中介服务费,是很难得到法律支持的。文/记者 朱开云 统筹/余美英

附件下載

相關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