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人傑地靈好鳳凰

2019-12-23 09:29 人民网-人民日报海外版

  在湘西西部,在湖南省行政區劃圖——極似男子側面像的翹鼻子上方,有一座小小古城,它便是鳳凰。

  深冬季节,正是旅遊淡季,山敛寒气,水笼寒烟,我们一行二十余人来到了这里。之所以没有赶黄金周,是不想凑那份热闹。凤凰应该是一个不喜欢热闹的地方。

  因为地灵,更因为人杰,凤凰已成为驰名中外的旅遊胜地,和鲁迅的绍兴、茅盾的乌镇、安徒生的丹麦故乡、托尔斯泰的林中墓地一样,歆享着世人的拜谒。

  地靈者,鳳凰是一個絕好的範例。湘西的山何止十萬,峥嵘奇險,翼張川黔。不知是先有山,還是先有水,這裏的山水恩愛缱绻,釀造出襲人的翠氣。

  人杰确乎与地灵有直接关联。山水哺育、浸润了一个地方的文化,涓涓滴滴汇聚成源,尽可以化育、滋养人。作家沈从文、画家黄永玉、政治家熊希龄,都是在凤凰土生土长,还有几位中科院院士和将军也从这里走出。曆史学家、社会学家绞尽脑汗,试图破解凤凰之谜:芝麻大的一个小城,为什么出现了那么多卓越人才?

  湘西尚武,重遊俠之氣,民風剛野。晚清盛行“無湘不成軍,無筸不成湘”的說法(當時鳳凰名“筸鎮”),可見筸軍的英勇善戰。

  不过,凤凰不单尚武,崇文之风也非常浓郁。但见古色古香的木楼门楹贴满考究的对联,店名牌匾俱雅气四溢,做工藝品生意的老板不拉客、不诓价,他们轻言软语,笑意盈盈,与古城的氛围十分相宜。古城的建筑格局是经过精心设计的,拥有几百年曆史的老房子和新仿古的吊脚楼鳞次栉比,身影倒映在清碧的沱江两岸。入夜,游船、桨声、灯影与阿哥阿妹的情歌,直撩拨得睡人在被窝里通宵无寐。

  鳳凰古城有一條文星街,沈從文先生故居就隱匿在街東。這個口舌木讷,情感如岩漿熾烈的“鄉下人”,當初只是用一管柔韌的小毫,寫下一行行清婉淒美的文字。他壓根兒也不曾想,半個世紀以後,他的文名給他的家鄉帶來了巨大福祉。山水無言,是對一個低調作家最好的注解。在鳳凰,滿城的大小書店都在出售沈從文的書。腳踩巷弄裏的青石板路,迎著古老的斜陽,想起沈從文小說中的人物,心中總有淡淡的哀愁氤氲而起。

  從湘西回家,台燈下再讀沈從文,聽水車前世的咿呀,小木船在青碧河水上行進,可見水底五色的卵石。我依稀看見“落洞”女子淒豔一笑,投向山神的懷抱。女子又幻化成吊腳樓檐頭的紅燈,瞻顧可以超越時間的流水。流水舉起載有祈願的荷燈,洞箫嗚咽,去尋丟失的舊夢。

  
 
附件下載:
標簽:

相關閱讀:

用戶名:   (您填寫的用戶名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匿名

验证码 :  验证码

網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