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飞扬“冰丝带” 舞动“雪如意”

2021-02-05 16:12 人民网-人民日报

  巍巍長城,蒼龍盤桓。

  天安門以北14公裏,國家速滑館“冰絲帶”光影流轉,22條玻璃“絲帶”盈盈欲舞,光耀京城之夜;

  雪國崇禮,山勢綿綿,國家跳台滑雪中心“雪如意”傲視群峰,賽道沿山體飄搖直下,驚飛塞北的雪。

  萬事幾近具備,只待奧運東風。長城內外,點燃冰雪激情!

  再數365個日夜,度過一季春秋,且看四海賓朋會聚東方,共襄冬奧盛舉!

  翹首東方

  桂華流瓦,冰輪轉騰。

  從2018年1月23日打下第一根樁,到三年後的1月22日首次制冰成功,北京冬奧會唯一新建冰上競賽場館“冰絲帶”終于變成了想象中的模樣。

  甚至,比想象中還要夢幻——使用世界上最環保最先進的二氧化碳制冰技術,有望成爲“最快的冰”;采用多功能全冰面設計,冬奧會後將成爲以冰雪運動爲核心的體育休閑綜合體……

  場館外觀“絲帶”飛舞,那是速度滑冰運動員在冰面上風馳電掣時冰刀留下的軌迹。北京國家速滑館經營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武曉南說:“我相信它未來能夠成爲人民群衆對冬季美好生活向往的一個新標志。”

  時光流轉,北京城中還有許多地標式建築在悄然改變著樣貌。

  沒有了鋼鐵冶煉的熱量,冬天的首鋼群明湖開始封凍。從湖邊升入半空、背靠三個巨大冷卻塔的滑雪大跳台巍然聳立,形如敦煌飛天飄帶,又像“水晶鞋”,百年鋼鐵“夢工廠”成爲城市更新的典範。

  “雙奧場館”是北京賽區的一大特色。“水立方”變身“冰立方”,國家體育館、五棵松體育中心、首都體育館均在2008年北京奧運會“遺産”基礎上進行了改造,具備冬夏項目場地雙向轉換能力。

  北國風光,山河壯麗;塞內塞外,藏冰臥雪。

  延庆赛区小海陀山仍戴雪冠。国家高山滑雪中心赛道从山端直泻而下,11条缆车索道将场馆区域串联,山脚下的国家雪车雪橇中心宛若巨龙盘卧,冬奥村和山地新聞中心掩映于山林之间。

  張家口賽區,一柄中國傳統飾物“如意”嵌于林海雪原,古老東方文明的馨香從我國首座符合國際標准的跳台滑雪場裏悠然沁出;國家越野滑雪中心、國家冬季兩項中心、雲頂滑雪公園四散分布,漫步廊道綴珠成串俨然“冰玉環”。

  “跳台滑雪賽道本身就是一個很光滑、很流暢的S形曲線,你可以說它是一個飄帶,更形象的表達就是我們中國文化元素中的‘如意’。”張家口賽區總設計師、清華大學建築學院院長張利這樣介紹“雪如意”的設計初衷。

  去年底,北京冬奧會三大賽區12個競賽場館如期完工。鋼筋水泥寫實藍圖偉夢,背後是1000多個日夜的拼搏奮戰,中外團隊精誠合作;是無數項攻堅克難的專利設計,許多個“中國第一”“奧運首創”就此誕生;是生態修複、協同發展、賽後利用等多重考量,綠色、共享、開放、廉潔的辦奧理念一以貫之。

  縱然突如其來的疫情爲世界罩上陰霾,冬奧人始終未曾停步。

  “堅持疫情防控和冬奧籌辦兩手抓,創新工作方式,努力克服各種困難,做到了工作不斷、力度不減、朝著既定目標穩步向前推進。”北京冬奧組委專職副主席、秘書長韓子榮如此說。

  過去一年,冬奧組委通過視頻會議與國際奧委會、國際殘奧委會等保持緊密聯系,線上征集獎牌、火炬和制服裝備的視覺外觀設計方案,發布了第一屆冬奧優秀音樂作品、色彩系統和核心圖形。市場開發成效突出,各層級贊助企業總數達到38家。賽會志願者全球招募持續進行,報名人數超過百萬。

  歲末,冬奧吉祥物“冰墩墩”“雪容融”搭乘嫦娥五號九天攬月;冬奧體育圖標踏著新年鍾聲問世,30個“小紅人”于漢印方寸間舞動國潮風韻。

  從場館建設到形象設計,賽事籌辦既體現了中國和世界的接軌與融合,也是中國傳統文化的展示與創新。

  千磨萬擊還堅勁,風雨過後見彩虹!

  “不管面臨什麽樣的壓力,中國舉辦冬奧會的決心都堅定不移。”這份笃定被倫敦大學亞非學院中國問題專家曾銳生看在眼裏。在北京獲得舉辦權之初,國際奧委會主席巴赫就說,冬奧會“交給了放心的人”。日前他再次爲北京送上盛贊:“盡管受疫情影響,冬奧籌辦工作進展十分順利,這幾乎就是奇迹。”

  奇迹俯拾皆是。

  上世紀初,中國人自主設計建造的第一條鐵路即連通京張。百余年,換了人間,而今最高時速350公裏的高鐵將北京、延慶、張家口串連成線。

  山舞銀蛇,原馳蠟象。站在老京張線那段著名的“人”字形鐵軌旁,仰望蒼山,兩側崖壁上各有一段古長城遺址。那是中國張開的臂膀,向世界發出盛情邀約——諸事已備,誠邀歡聚!

  冬夢生長

  這是英雄的祖國,是我生長的地方……

  中國花樣滑冰隊總教練趙宏博對習近平總書記考察那天記憶猶新。1月18日,伴隨《我的祖國》深情豪邁的樂聲,花滑隊6名主力隊員進行了訓練彙報。他們拿出冬訓的看家本領,有的動作達到奧運難度。

  “感到榮幸的同時,更感到使命在肩、責任重大。我們需要紮紮實實走好備戰工作的每一步。”趙宏博說。

  使命在傳承。2010年溫哥華冬奧會,趙宏博搭檔申雪爲中國花滑贏得冬奧會首枚也是迄今唯一一枚金牌。八年後的韓國平昌,他率隊出征,隋文靜、韓聰在決賽場上演繹了師傅的經典曲目《圖蘭朵》,以微弱劣勢摘銀。

  冬夢在生長。

  遥想申冬奥刚成功时,北京冬奥会的109个小项中,大约有1/3中国此前从未开展过。冰雪人把全项目参赛和取得曆史最佳成绩作为征战目标,确定了“扩面、固点、精兵、冲刺”的备战方略。五年多来,冰雪运动基础不断夯实。

  剛剛過去的“精兵”之年,各項目隊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訓練備戰。花滑隊通過視頻與外教保持聯系,頻繁組織隊內競賽;短道速滑隊策劃了世錦賽模擬賽,去年底又舉辦全國錦標賽,那是國內恢複的第一項全國性冰雪賽事。

  在一些相對弱勢的項目,曙光乍現。

  新年伊始,1月2日,中國單板滑雪大跳台和坡面障礙技巧運動員蘇翊鳴完成中國單板史上首個反腳外轉五周1800度動作。這個難度意味著他達到了世界頂級選手水平。

  同日,跳台滑雪國家集訓隊中,多人完成我國自主設計建設的HS140跳台首跳,其中宋祺武成爲中國首個跳過140米的運動員。

  尤爲振奮人心的是,他們所在的河北涞源國家雪上項目訓練基地去年12月剛剛啓用,建有世界最大、國內首座跳台滑雪專業風洞實驗室,能以世界最先進的訓練方法幫助運動員精准改進技術動作。

  誠如習近平總書記所言,提高現代競技體育水平,既要靠氣力,也要靠技力。

  一年後就要踏上最重要的戰場,號角已經吹響,精兵離弦沖刺。

  速度滑冰新銳甯忠岩目標直指冠軍:“國家給我們提供了很安全的訓練環境,我的體能得到很大提升,我對備戰北京冬奧會充滿信心。”

  雪車運動員邵奕俊心潮澎湃:“作爲南方孩子,有幸加入冰雪項目大家庭。雖然我們起步晚,但是要敢于亮劍。相信中國冰雪人自此之後,當乘長風,破萬裏浪!”

  氣勢如山,豪情似海。望山海關內外,溜冰滑雪蔚然成風;看神州大地,全民健身熱潮漫卷。

  蓬勃發展的冰雪運動引得外媒矚目。新加坡《聯合早報》網站及時跟進動態:“中共中央總書記、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一連兩天考察2022年北京冬奧會、冬殘奧會的籌辦和訓練備戰工作,強調中國要借此契機推廣和發展冰雪運動,推動建設體育強國。”

  體育強國的基礎在于群衆體育。要通過舉辦北京冬奧會、冬殘奧會,推動我國冰雪運動跨越式發展,補缺項、強弱項,逐步解決競技體育強、群衆體育弱和“夏強冬弱”、“冰強雪弱”的問題。習近平總書記的囑托正在得到落實。

  黃土高原土坡變雪坡,甯夏吳忠市同心縣黃谷川滑雪場成爲村裏的新晉熱門景點,雪場連續兩年對青少年進行免費培訓;

  西南山城冰火交融,兩屆中國杯世界花樣滑冰大獎賽爲重慶培養出一衆冰迷,市少年兒童陽光體育冰球挑戰賽、花樣滑冰公開賽等從無到有……

  過去幾年,《冰雪運動發展規劃(2016—2025年)》《“帶動三億人參與冰雪運動”實施綱要(2018—2022年)》《關于以2022年北京冬奧會爲契機大力發展冰雪運動的意見》等陸續出台,從政策層面爲冰雪熱再添一把火。

  2018—2019冰雪季,我国冰雪旅遊人数达2.24亿人次,规模产值达8000亿元,以冰雪休闲旅遊为核心的大众冰雪市场正在形成。“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从愿景走向现实。

  這一宏大夢想也讓巴赫爲之激動:“北京冬奧會的舉辦,不僅將爲中國留下巨大遺産,對全球冬季運動的發展也將是一個具有裏程碑意義的事件。”

  點燃光亮

  東風吹散梅梢雪,一夜挽回天下春。

  迎著第一縷春風,踩著咚咚作響的鼓點,北京冬奧會的腳步漸行漸近。

  不久之後,火炬等將揭開面紗;下半年,冬奧會口號公布;7月前,所有非競賽場館建設改造完工;10月,火種采集,而後視情況進行火種展示和傳遞;開幕倒計時100天前後,制服裝備發布……

  冬奧籌辦已進入全力沖刺、決戰決勝的關鍵時期,籌辦工作的重點在統籌抓好疫情防控和組織好賽事,“簡約、安全、精彩”是新形勢下的辦賽要求。

  去年11月,北京冬奧組委、國際單項體育聯合會、國際奧委會和國際殘奧委會共同決定,將研究制定一個更適應當前形勢的測試活動方案取代測試賽。

  各項工作克服困難如期推進,給國際奧委會等多方吃下“定心丸”。國際奧委會原媒體運行部主管埃德加認爲,政府的有力支持對籌備工作順利進行至關重要。

  國際雪車聯合會主席伊沃經過實地考察,對國家雪車雪橇中心贊不絕口:“我們看到了一個准備出色的賽道。在嚴格的防疫措施之下,流暢完美的組織工作也給我們留下深刻印象。”

  “我們每個人都還記得2008年夏天那個激情盛會。北京奧運會很成功,我相信明年的冬奧會依然會展現出和2008年同樣的高水平。”無與倫比的北京之夏還鮮活存在于世界反興奮劑機構主席班卡的記憶中。

  從2008到2022,北京已然從奧林匹克運動的順應者蛻變爲引領者。冬奧籌辦在紮實踐行《奧林匹克2020議程》的同時,也不斷給變革中的奧林匹克貢獻中國智慧。

  “競賽場館100%使用綠色能源,二氧化碳零排放的制冰技術等舉措,都會讓北京冬奧會成爲最‘綠色’的奧運會。”北京冬奧會協調委員會主席小薩馬蘭奇對此贊歎不已。

  這也是巴赫口中的“奧運新標杆”。疫情當前,巴赫認爲,北京冬奧會的標杆意義更加凸顯。

  “奧運會一直承載著一種意義,是世界團結的象征。”他動情地說,“通過體育運動爲一個更具包容性、更好的後疫情時代做出貢獻,這是國際奧委會和奧林匹克運動在面對這場新冠疫情、面對後疫情時代,希望達成的目標。”

  蓄勢待發的北京,爲這一目標的實現提供了中國擔當、中國力量和中國方案。

  “中国率先控制住国内疫情并实现經濟复苏,这是了不起的成就。当前,国际奥委会支持所有有效的防疫措施,因为这些措施的成功,让我们对成功举办冬奥会更有信心!”希望之光在巴赫眼中闪烁。

  希望之光也正在照耀運動健兒的前行路。

  挪威代表團正積極備戰。這個在平昌豪取39枚獎牌的冰雪運動強國計劃派出300多人的團隊參加北京冬奧會,劍指獎牌榜前三名。

  國際奧委會副主席、美國人德弗朗茨在國際奧委會執委會上表示對中國辦好冬奧會有信心,並認爲美國代表團一定會前來參加。“加拿大正在爲參加北京冬奧會作准備。”加拿大奧委會首席執行官兼秘書長舒德偉告訴媒體。

  英國雪上運動協會首席執行官戈斯林向新華社記者介紹,他們非常樂觀地期待著北京冬奧會的到來,這將是英國雪上項目有史以來表現最棒的一屆冬奧會。

  不到長城非好漢,萬裏長城冰雪情。

  我們不僅要辦好一屆冬奧盛會,而且要辦出特色、辦出精彩、辦出獨一無二來。習近平總書記的話語擲地有聲。

  光陰如梭,世界信任不變——

  去年底的第九屆奧林匹克峰會對北京冬奧會的成功舉辦再次表達了信心。與會代表認爲,雖然受疫情影響,測試賽進行了調整,但冬奧籌辦進展“非常順利”。

  《五環旗下》雜志撰文說,盡管受到疫情影響,北京冬奧組委依然在按照綠色、共享、開放、廉潔籌辦冬奧會。從激勵更多人參加冰雪運動,到舉辦一屆環保、可持續的冬奧會,中國正在兌現承諾。

  時鍾飛轉,世界屏息倒數——

  一年後,“雙奧之城”英姿展,新標杆書寫新輝煌。這是彰顯民族自信的又一舞台,是實現民族複興的重要契機。

  一年後,冰雪爲媒,長城爲橋,奧林匹克大家庭再聚首,中華文明同世界各國文明交流互鑒,共同書寫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冬奧诠釋。在精彩、非凡、卓越的體育盛宴中,更快、更高、更強的奧林匹克精神浴火彌堅。

  一年後,“冰絲帶”流光溢彩笑迎五洲賓客,“雪如意”冰清玉潔靜候運動健兒。北京歡迎你!冬奧史上,將迎來又一個高光時刻,擁抱又一段難忘歲月!

 
附件下載:
標簽:

相關閱讀:

用戶名:   (您填寫的用戶名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匿名

验证码 :  验证码

網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