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當前位置:首頁>莆商頻道>莆商鄉愁

家甕

2019-12-23 15:47 莆田网

  老屋閣樓一角十余口甕廢置15年了!這些甕分成甕蓋及甕身兩大部分,用陶土燒制而成,在農耕時代與農人的日常生産生活可謂唇齒相依,不離不棄。

  它們形狀大小不一。大甕上方口徑寬大,甕腹渾圓飽滿,大底足厚;中甕及小甕縮口底高,甕壁呈一定弧度;紋飾、色澤、功用亦不盡相同。大甕外觀釉子油光油光的,通身紋理依序排列上升螺形,渾圓的肚子容納大麥小麥、黃豆黑豆、花生、地瓜之類時序更叠收成的農作物,同時兼容全家十幾口人一日三餐及漿洗備炊和家禽用水之需;中甕小甕胫部內收,甕身直筒狀,外觀有的豎紋、有的條螺紋,顔色或黝黑或藤黃或豆綠,發揮儲存大米、蠶豆、綠豆、紅豆、豌豆等谷物雜糧,以及泡制腌菜;發酵豆豉釀造醬油、番薯燒制地瓜酒和積攢土雞土鴨蛋的用途。

  這一口口甕,錯落高低中裝滿了大大小小的生活故事,深淺斑駁的光影裏,雕琢著曾經細瑣與繁複卻又清淺安然的時光歲月。

  打從記事起,倚靠老屋的左牆根,父親用雜石壘起一處簡陋廚房,進門靠右處放置一口黝黑大水甕,約摸高過我的個子,並用一圓形稻草墊底。每天天微微亮,奶奶起身第一要事即是挑一擔木桶到百米開外的公用古井汲水,來回肩挑5擔注入甕腹,甕頸方可滿滿當當,奶奶如釋重負,用水瓢舀水分別倒入雙方竈上的兩口大鼎,其中一口烹豬食,另一口備早飯。

  奶奶日複一日地挑擔注水,尤其愛惜這口大水甕。她時不時利用家務活間隙,把大水甕裏外擦洗得幹幹淨淨、油光锃亮,過年前夕總不忘叮囑晚輩給大水甕甕身正中央貼塊鬥方紅春聯,上方寫著民間自創的大大合體字——聚寶盆,並捧一捧新硬幣置入甕底,寄托親人在外謀生求財,財運亨通,財漲如水漲的美好願景。

  誠然,這一口大水甕裝著情,盛著愛,映照奶奶幾十年如一日照顧家人飲食起居的辛勞與瑣碎,卻從不喊苦喊累,只讓甘洌與清甜的味道在親人的唇齒間四溢。

  清明至谷雨期間,那些收納往年大麥小麥口糧的甕見底了,春節招待親友的花生也見底了,連同用以制作年俗祭品的黃豆、豌豆、蠶豆、綠豆也逐漸見底了,母親念叨著大部分空置的大中小甕,讓面甕的耗子——也白瞪眼去了!

  谷雨一過,大麥小麥迎來新一輪收成。母親趁著大日頭把擱置許久的大中小甕扛搬出來,小心翼翼一字排開放置在土埕尾曝曬,並將甕口一一倒立朝向日頭後,接著用幹絲瓜絡子將甕裏裏外外刷擦一遍,再逐一檢查是否有漏氣的沙孔,然後才點著數把豆禾杆子捅進每個甕裏把水汽熏幹。霎時間,十幾個甕內哔哔剝剝的燃燒聲此起彼伏,鼓噪人的耳膜,熱鬧得像過年放鞭炮似的;每個程序母親完成得一絲不苟,午後再請大麥小麥入甕。

  其余的甕也不閑著,依據時令逐一派上用場:大暑節氣接納花生綠豆顆粒歸甕;霜降時令邀請地瓜入甕;驚蟄儲藏蠶豆豌豆……周而複始,母親熟稔四季物語,辛苦如斯卻本分知足!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近年来,在城市化进程脚步加快中,市场經濟大潮的淘洗下,许多田地躲不开被收储、建设开发或被抛荒的命运,农人逐步背离了世代耕養生息的土地,瓮的功用大多经意或不经意间被抛弃,被碾碎成一地瓦砾,掩埋在光阴深处,听不见它们曾经的“瓮声瓮气”了……

  我还是习惯回一回老屋,驻足楼板,看看数数这些口家甕:它们业已蒙尘,在时光之外静默肃立,仿若在诉说着什么。

  □王雪玉

 
附件下載:
標簽:

相關閱讀:

用戶名:   (您填寫的用戶名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匿名

验证码 :  验证码

網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