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當前位置:首頁>莆商頻道>莆商鄉愁

畫家陳鶴教語文

2019-12-23 15:48 莆田网

  □黃黎強

  陳鶴是大家熟知的著名書畫家,上世紀三十年代,上海美術專科學校畢業後,不久,他即到馬來西亞謀生,先後在柔佛州麻坡、芙蓉坡中學、怡保育才中學等華文學校任教,擔任華文教學,兼從事美術創作和展覽。上世紀四十年代回國後,他應聘到莆田中山中學(莆田五中前身)任教,具有多年豐富的語文教學經驗。

  1952年,陳鶴返回涵江,到私立涵中中學(後改稱莆田第六中學)任教,仍然從事語文教學。當年中央發文號召全國各地積極開展業余掃盲教育工作。當時,涵江鎮工會剛剛成立不久,就辦起涵江職工業余學校,任命劉大燧爲校長。劉組織鎮工會下屬的各行業工會分頭開辦業余夜校。但開辦夜校需要有一個比較寬大的辦學地點,這可是一個大難題!手工業工會的負責人考慮再三,決定與保尾小學聯系,想借用該校的教室開辦職工夜校。經過幾番商量,得到了小學領導的積極支持。就這樣,白天小學生上課,晚上工會會員上課,互不影響。

  夜校學習內容主要上語文、數學兩個學科。語文科就聘請涵江中學的陳鶴老師擔任。數學科則由工會的一位同志擔任。按照上級統一規定,中學教員代課,一節課補貼0.85元,一個晚上上兩節課,中間有下課休息的時間。

  上課時,陳鶴按分發的夜校課本講授。當時,他已是40歲左右的中年教師。他授課的時候,有條不紊,沈穩自如。每一課他總是逐詞逐段地講解,對于重點詞句的理解和運用,他講得十分清晰透徹,而且循循善誘,風趣生動,會員們都很愛聽他的課。有時,他又從課文內容生發出去,引用生活中的事例來培養學生的語言理解和實際應用能力。

  上課一段時間後,陳老師還提前通知大家,下一課帶上毛筆墨硯到學校,他要教大家寫毛筆字。第二天晚上,他先在大黑板上寫個大楷體字作示範,並告訴大家如何使用毛筆,如何磨墨,如何控制水分的多少。又教大家如何握筆、運筆,還走到每個學員的桌前,具體指導,十分認真。大家學會了使用毛筆後,他又教導大家寫字時要處理好字體的結構,做到字體工整,筆劃清晰。吳金榜老人年過古稀,至今還寫得一手漂亮的毛筆字,字體勻稱飛動,很受鄉人稱贊。村裏、宮廟中大事小事,需要寫字寫對聯,都要請他動筆。他感慨地說,陳鶴老師的教誨影響了自己一輩子,得感謝陳老師啊!

  上世紀60年代,我在莆田六中讀初中的時候,陳鶴老師曾擔任我們班的語文教學。他個子不高,身材稍胖。第一堂課,他先稍作介紹,接著在黑板上端端正正地寫了“陳鶴”兩個字,大聲對同學說,以後你們就叫我“陳老師”吧,聲音剛勁洪亮。

  說完,他又轉身在黑板上用粉筆勾勒了一個很大的“顱”字,本地話叫“空腹字”。他一氣呵成,七彎八轉就寫好了,字體十分漂亮,大家都十分驚奇,心想這個陳老師真厲害。寫完後,陳老師面對全班同學語重心長地說:頭顱的“顱”是個繁體字,看似難寫,但只要認真去寫,每個人都一定會寫好的。學習語文也是這樣,只要認真學、不斷學,就一定能學好的。他的比喻說得挺生動,也挺明白!

  那以後,陳老師通常會根據課文的內容,在黑板上畫點竹子、梅花之類的圖形,來輔助教學,這樣更直觀、更明白,可以大大激發學生學習語文的興趣。這應該是陳老師教授語文的一種方法吧。

  時間已經過去了五十多年,陳老師那個大大的“顱”字,至今還會時常浮現在我的腦海,令人回味無窮。

  有些學生的作文,不僅書寫十分潦草,而且內容空洞無物。陳老師除了在班上講評外,還常常把他們叫到講台邊,邊校正,邊指導。循循善誘是他教學上的另一個特色。

  1964年左右,學校舉辦過一次書畫展覽,教學樓、校長室周邊挂滿了不少作品,有王元機的、吳端儀的——其中陳鶴老師畫的公雞、猴子等幾幅國畫,還有一二幅行書條幅,特別吸引人,周邊圍滿了許多學生,大家都十分贊歎。我走上前一看,原來是陳老師的,我十分驚奇,畫得太好了!心中對他又增加了好幾分敬重之情。

  “文化大革命”後期,一個冬日的午後,我和一個好友一起到霞徐拜訪陳老師,向他請教畫圖畫的方法。看到我們兩個年輕人熱心求學的樣子,他非常高興,熱情地讓我們坐下,並且馬上拿出兩截小張的宣紙,當場即興畫了兩張小圖,一張是熊貓圖,一張是墨竹圖。還邊畫邊指點說:畫畫要特別注意墨色的濃淡變化……我以前教你語文,我也特別講究教法的變化。

  陳老師是語文教學的有心人,又是大名鼎鼎的大畫家,永遠值得我們懷念。

 
附件下載:
標簽:

相關閱讀:

用戶名:   (您填寫的用戶名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匿名

验证码 :  验证码

網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