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當前位置:首頁>莆商頻道>莆商人文

父母心

2019-12-23 15:47 莆田网

  □陳程

  月有陰晴圓缺,人有悲歡離合。父母雖然壽終正寢,先後駕鶴西歸,但其音容笑貌還曆曆在目,養育之恩無法忘懷,拳拳之心天地可鑒。

  父親是個小孤兒,母親是個落難女,兩根苦藤經當地好心人士牽在一起,結爲夫妻。他們同舟共濟,生育六男兩女,日品泥土芳香,夜嘗風霜雨露,千方百計維持生計。

  在那困難年代,缺糧斷炊是時常之事,尤其是進入青黃不接的三四月,秋收冬藏的糧食即將用盡,父母常爲此日夜憂愁。還是父親有辦法,他用麥糊地瓜粥渡過難關。這麥糊地瓜粥是用麥糊水加點地瓜片煮成的,雖然權解燃眉之急,但也頗有甘甜之味。就是地瓜片當時也是無法整片下鍋,只能像寶貝一樣從小缸裏取出幾片掰成許多碎片加入水中。開鍋時,父母總是在淡紅色的竈台上擺開十來個小碗,如數家珍地點分那有限的地瓜片,可父母碗裏經常全是麥糊水。那時家裏有個慣例,總要給後面幼小的兩位弟弟開點小竈來,以求幼兒增強營養健康成長。母親別出心裁,自創小米袋,用密密麻麻小孔透氣的蚊帳布縫制個小袋子,袋口子縫穿一根線,能拉緊放松,裏面裝上少許的小米放進麥糊水裏,待水沸一段時間後撈上來就煮成一小袋小米幹飯。這小米幹飯倒在小碗裏爛爛糊糊,雖然沒有正宗幹飯那麽結實好吃,但也潔白如珍珠,香味飄滿屋,看了令人眼球打轉、聞了叫人垂涎三尺。只有小弟弟才能享用這樣的待遇了。

  父亲管吃,力求断粮不断炊;母亲理穿,保证整洁又干净。月转星移、四季辗转,到了年底,寒冬腊月,家家户户既繁忙又忧愁。忙的是卖柴草购年货,愁的是家事多經濟紧。为此父母东筹西凑、精打细算,每年都要给孩子们添置一套新衣裳。他们总是小心翼翼地从抽屉里取出定量布票,上公社合作社裁剪布匹。昂贵时髦的的确良、毛密基等买不起,只能买上便宜实用的劳动布和解放军布等。这劳动布颜色黑蓝,比较耐脏,用来做衣服很是得体;这解放军布质地厚硬,比较耐磨,用来做裤子甚为合适。父母想得周到、挑得细致,且孩子们人人有份、数量不少,博得合作社里女社干的羡慕和同情。女社干总是热情耐心地帮忙父母挑布料和测数量。母亲对女社干的善良亲切、美丽大方总是赞美有加、感激不尽。布买回来之后,母亲总要通过各种关系请来当地手艺最为精湛的师傅来家里为我们量体裁衣,想方设法办好伙食款待好师傅,以求师傅用心节省布料。孩子们在母亲的召唤下争先恐后轮流量体,母亲总会站在旁边喃喃自语“又长高了,不知这布料够吗?”师傅知道母亲的心思,总安慰地说“没关系,我尽量取长补短吧”。

  每年添穿新衣後,日常的衣服洗補任務自然落在母親身上。隔天的中午,那清澈見底、魚兒戲水的村頭小溪邊總會看見頭戴鬥笠、手端衣籃的母親那瘦小精幹的身影,總會聽見潺潺流水聲和涮涮洗衣聲的美麗動聽的交響曲。夏日太陽炙熱、暑氣逼人;冬天寒風刺骨,溪水凍人。但不管嚴寒酷暑,母親風雨無阻、四季如常,爲的是能讓孩子們穿上幹淨的衣服,做個體面的孩子。當時新三年、舊三年,修修補補又三年普遍存在。母親洗幹衣服後總要仔細檢查一遍,發現扣子掉落、衣褲破裂時總要利用晚上時間及時修補一番。中年母親已眼睛老花,穿針引線都要我們來幫忙。在微弱的煤油燈下,母親一針一線忙碌不停,一件一件仔細整理。特別是剪褲管補褲底的功夫堪稱一流,她補得對稱工整、縫得精致無痕,總讓村裏婦女們刮目相看,模仿學習。記得我在村裏小學畢業後,將要上公社中學寄宿讀書前夜,母親爲了讓我穿上嶄新內褲,以免被室友取笑,她翻箱倒櫃找塊白布,連夜爲我趕制一條新內褲。待母親輕輕地把正在熟睡中的我叫醒試穿時,已是次日黎明時分。屋外雞啼鳥鳴劃破黎明前的寂靜,屋內煤油燈味彌漫著悶熱的空間。徹夜未眠的母親雖顯得倦意重重,但看我穿得得體合身時,高興地微笑起來,仿佛把臉上的絲絲皺紋拉細蕩平。

  父親雖只讀點私塾,但曉古知今;母親雖是個文盲,但傳統善良。父母家境苦難,世代耕田。他們夢寐以求的願望就是子女讀書,求取功名。在那生活都很艱難的情況下,他們勒緊褲帶、忍辱負重,只要孩子們要讀書總會不惜一切代價盡心培養。爲此六個男孩都上到初高中畢業。即使有的高考落榜後,只要肯補習還是堅持補習到底。窮人的孩子早懂事,看到家庭的困難和父母的艱辛,我高中畢業高考落榜後執意不想再補習。先同朋友外出打工,後跟同學去學演戲。打工也好學戲也罷,我都能得心應手,初露鋒芒。我總認爲打工可以賺些錢,能爲家庭減輕負擔;學戲也是一條門路,還可爲鍾愛莆仙戲的父母帶來娛樂。我自認爲這樣選擇一定會讓父母稱心如意的。可是,奔波一年時間,父母不但不高興,還堅決不同意我再幹下去。他們苦口婆心勸導我再補習下去,力求功名成就,魚躍龍門。當知道我答應再去補習後,父母高興得徹夜未眠,連夜幫我籌措學費和准備行李。清晨,東方剛露出魚肚白,周圍山巒如黛,農家炊煙袅袅,我們吃下母親親手做好的水煮蛋面後,父親挑著行李,用長滿老繭的手牽著我迎著煦麗的晨曦、乘著和風的翅膀、踏上追夢的旅途。快出村頭我蓦然回首,看到母親仍高興地站在門前揮手送行。可憐天下父母心!我暗下決心,要刻苦學習,決不辜負父母的殷切期望。

 
附件下載:
標簽:

相關閱讀:

用戶名:   (您填寫的用戶名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匿名

验证码 :  验证码

網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