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錄 | 注冊
當前位置:首頁>莆商頻道>莆商人文

一座民俗方言的富礦——《莆田民間歌謠》編後絮語

2021-01-22 15:06 莆田网

  □今閑

  《莆田民間歌謠》收錄內容,大體上分爲《俚歌篇》和《謠唱篇》二大類。《謠唱篇》中的《謎語謠》與專業的謎語著作有所區別,我們編選的取向在于反映以莆仙方言制作謎語的特色,而省略了謎語構成的一些格式要素。第三篇的《儀文篇》則指特定儀式使用的詩文,兼有歌、謠、白多種形式,戲劇特征明顯。

  爲了盡可能多方面反映莆仙民間歌謠的特點,我們還安排了《附錄》。《附錄》中的《興化竹枝詞》多是文人雅士所作,但使用的語言形式和作品反映的社會生活,仍不脫“俚俗”,與本書不甚違和,故附以比參。附錄還選入若幹莆仙戲“韻白”及歌謠新編作品,于此或可見歌謠發展變化之端倪。

  卷末,我們還附了林春明先生從本書中采集的一批方言常用詞,並與普通話詞彙作了簡要的比對,名之爲《方言常用詞例釋》。此舉既方便讀者閱讀,又可供研究參考。

  編輯此書過程中,獲益頗豐,感慨良多。絮語如次。

  其一,熱愛吾鄉吾民之情日益深厚。

  “俚歌”一語,在鄉村民間,多稱爲“唱詩”。文學之士固然有依歌唱地域或歌者身份,而分爲山歌、漁歌、秧歌(田歌)諸類,但民間庶衆則據內容而名其爲“長工詩““無補詩”“病子詩”“媳婦子詩”,更有不管其內容而按歌唱風格而稱爲“乞食詩”者。總之,悉以“唱詩”一語括之。

  唱詩曾經是貧苦大衆生活的一部分,甚至可以是他們文化生活的全部!

  在逢年過節的民俗活動中,的確不乏“文化娛樂”的內容,諸如看戲、行傩等,但這些內容總是附帶或完全的“功利”目的訴求,並沒有如唱詩那樣純粹而自由。間或有十番八樂,但與“唱詩”相比,畢竟小衆,屬于高雅樂事。

  唱詩則是勞動大衆純粹而自由的文化生活。唱詩是他們情懷表達,自我調適,態度主張,是放松的。“唱詩唱曲唱踏搖,就唱某某許一條”中的“某某”,幾乎可以代入替換他們認爲合適的“許一條”,比如“陳三”“山伯”“珠客”“無補”等等。這一定式,或可認作是唱詩活動的“開場詩”或“序曲”。“早起無飯唱飯詩,衣裳穿破乞人欺”,這就已經上升到人生態度和價值觀的高度了。

  在今次編校此書中,筆者在文字上聽到了往昔城鄉唱詩的回聲和余響,觸摸到民間的智慧音符,承受到力量撞擊,心弦爲之震顫,愛鄉之情尤加笃厚。

  其二,深切感受民俗的文化底蘊。

  本書單列《儀文篇》,集中收錄了一些極具莆仙特色的禮儀詩文,包括結婚、建房、祝壽等三樣人生大事。尤以婚禮儀文爲最,舉凡挂表德、迎親、送孩兒、上頭、安床、撒帳、鬧房等環節的“贊句”,均有所載。對此類儀文字句的品讀把玩,或可使讀者由目視耳聞慶典現場的“知其然”,進而步入“知其所以然”的新境界,深切感受民俗文化的深厚底蘊。

  在其他各篇中,也有豐富的民俗記載。

  如《英台山伯》詩中,姑嫂以紅裙“賭輸”的禱告與驗證、聘嫁與哭墓的禮儀、供品。山伯死後,英台對山伯“娘姐”唱道:

  “英台吩咐埋路邊。妹那出嫁墓前過,備辦三牲共紙錢。”

  在祭墓時“明香蠟燭點輝煌,三牲祭禮排兩旁。進前連獻三杯酒,拜奠義兄淚汪汪。”乃至撕心裂肺哭喊“有靈有信帶妹去,無靈無信別人妻。”這段祭拜的民俗哭唱,蕩氣回腸,催人淚下。

  在以季節月令爲序進行敘述的詩中,民俗活動更是密集呈現。如《十二月占豐歌》《長年恨》《病仔詩》《單身仔詩》《鳏居詩》等。

  其三,對方言詞彙進行一次總複習或大檢閱。

  《莆仙民間歌謠》選錄作品主要以“俚語方言”爲標准,所以全書的語言“底色”即“莆仙方言”。浏覽全書,可以視爲對方言詞彙的一次總複習,或大檢閱。

  方言詞彙比較集中的當屬《謠唱篇》,特別是其中的《童謠》和《謎語謠》部分。

  此次收錄該內容時,我等衆工皆有“文獻不足征”之憾。勉爲其難的彌補方法是,誠懇謙虛地向博聞強識之士征詢求教,現在看去頗具模樣,差堪塞責。

  這類草香泥酸的“謠語”,多是有音無字的口傳遺産。爲保其不致失傳,我們的確付出鮮爲人知的勞動,以“不讓一字滑過”的態度,進行斟酌定奪,但限于學力,依然不免錯謬。高明的讀者自可于字裏行間燭見,懇請不吝賜教。

  其四,于不经意间接受曆史人文的熏陶。

  黄濂起义是民国初年的大事件。据传《黄濂起义歌》乃起义亲历者以长篇叙事诗的形式,记录了这一大事件的全过程,其中涉及經濟、政治、文化、社会等方方面面的内容,可以看作那特定时段的曆史人文浓缩版。

  類似內容也可以在其他篇什中一觀,諸如“抗倭”“陳文龍”“陳經邦”“過番”“萬二鄉”等。

 
附件下載:
標簽:

相關閱讀:

用戶名:   (您填寫的用戶名將出現在評論列表中)匿名

验证码 :  验证码

網友評論: